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垃圾短信、黑灰产惹祸 被APP屏蔽 虚拟运营商如何

更新时间:2021-10-20

  流量不清零、无门槛套餐、免漫游费……曾经以种种优惠条款引爆通讯市场的国内移动通信转售业务,一度被人们寄予厚望:成为通信业的“鲶鱼”激发市场活力。

  然而,随着近年“提速降费”政策的逐步落实,三大运营商大幅下降资费、优化服务,以往虚拟运营商赖以生存的“杀手锏”逐渐无用武之地。虚拟运营商们不仅没成为“鲶鱼”,反而成了骚扰电话、电信诈骗等用户投诉的重灾区并饱受诟病。与此同时,由于商业模式单一、盈利难等因素,虚拟运营商们开始呈现整体性的溃败局面。

  从2013年开放试点到如今接近第八个年头,留给虚拟运营商们施展“拳脚”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南都记者近日采访也发现,部分企业目前已被洗牌出局。“虚拟运营商已经对市场没有太大冲击和价值,其中大部分会关停,”通讯专家项立刚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预测,“最后可能只剩下3-5家。”

  虚拟运营商是指通过购买三大基础运营商的移动通信服务,将其重新包装后销售给用户的企业。作为传统运营商的补充,虚商可以引入更为灵活的经营策略,给用户更多的选择。

  2013年5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正式启动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移动转售业务试点刚开放时,民营企业普遍热情高涨,纷纷争取功能类似“牌照”的试点许可资质。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自首批牌照发放以来,共有40余家企业获得虚拟运营商试点牌照,既有阿里巴巴、优酷、京东、苏宁、小米等知名科技企业,又有天音、中邮、爱施德、迪信通等传统渠道商,还有家电、游戏、金融、文娱、服装等领域的头部“玩家”加入。

  按照此前规定,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周期为两年,但之后因种种原因,直到2018年,工信部才发布了《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决定自2018年5月1日起,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由试点转为正式商用。

  如今,自虚拟运营商诞生至今已近八年,其现状如何?南都记者从信通院了解到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虚拟运营商具有162/165/167/170/171号段,合计发放超过5亿码号资源,2020年上半年,移动转售用户总体规模已达1.5亿户。

  不过,南都记者近日在虚拟运营商企业官网办理业务时发现,多个虚拟运营商已陷入疑似“停摆”僵局。比如,深圳优友互联官网中的三种手机卡套餐均已下架;天音移动直接发布公告称暂停通过官网办理选号入网的功能;苏州蜗牛官方客服10040为空号,分享通信的在线咨询无客服应答……而此前因“黑卡”问题曾被工信部约谈的中麦控股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三五互联官网已无购卡入口,24小时服务热线 经多次拨打无人接听;鹏博士客服也表示,目前已无法购买普通号码,只能购买有最低消费要求的靓号。

  南都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很多虚拟运营商已经将C端号码交易业务转售给第三方,如亚飞讯。一位亚飞讯代理商告诉南都记者,他们目前代理业务的客户包括长城()、远特、蜗牛、苏宁、小米等虚拟运营商。该代理商在朋友圈中发布的靓号信息显示,不同等级的靓号,价格相差极大,从9.9元到880000元不等,等级越高的靓号,每月最低消费也水涨船高。

  有意思的是,上述代理商“建议”记者:如果不是有特殊要求,建议用户还是购买基础运营商的号码,因为虚拟运营商的号码太新,许多App后台无法识别注册。其表示,如果App账号较为重要,选择基础运营商的手机号会更保险,“虚拟号码如果一天内发出的短信过多,或外呼量过高超过阈值时,基础运营商的后台会自动将该卡号停机。”

  小米移动客服也表达了类似的情况。南都记者致电小米移动客服,其回复称,购买小米手机可以赠送小米移动的电话卡,号码来自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共有八种资费套餐。但目前,小米移动的电话卡号码暂时无法收到包括微博、豆瓣、学信网等部分平台的注册短信验证码。“我们正与学信网积极协商中,若需要注册,用户可以先将号码信息告知小米移动。”

  客服也坦言,170号段目前在银行系统使用不太顺畅,手机号无法绑定卡、网上也无法使用,或会出现收不到短信通知、无法拨打银行客服电话等现象。

  南都记者在工信部官网部长信箱发现,有用户投诉在多个App上无法用虚拟运营商注册账号,如“猎聘”、“看准网”等被提示无法注册,打电话询问得知,是因为绑定的银行卡在银行预留的手机号码是虚拟运营商号码。柳州天下游贸易有限公司以科技赋能实体实现共,其表示,部分公司拒绝为虚拟运营商用户提供服务,如果不加以制止,未来使用虚拟运营商电话号码的人将寸步难行。

  有业内人士表示,很多手机终端通过内置软件和企业合作,能够显示用户的号码信息,如归属运营商、归属地,还能够显示用户当前是否被骚扰、被诈骗等,这些信息对判断号码状态非常有帮助。但是,由于此前虚拟运营商多次陷入因骚扰电话、垃圾信息严重扰民的问题,不少手机App均将虚拟运营商的号段如170/171等列入黑名单,因此导致虚拟手机号码出现跨行业识别的问题。虽然工信部早在2017年5月成立了码号服务推进组,但是由于虚拟运营商的骚扰电话、垃圾信息愈演愈烈,导致推进工作久久得不到理想进展。

  此外,在网红经济、电商直播如日中天的当下,薅羊毛、刷粉、刷赞等互联网灰黑产业链也逐渐形成。其中,作为“入网凭证”的手机号买卖暗中兴起,接码平台成为了部分虚商新一轮的“财富密码”。

  在2020年全国开展的“断卡”(警方打击整治“非法开办贩卖银行卡、电话卡”违法犯罪)行动中,有警方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其中涉及的电话卡大多是虚拟运营商。

  南都记者通过调查也发现,自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起,工信部在过去每季度的《关于电信服务质量的通告》中共通报过21家虚拟运营商企业,其中,用户申诉占比较高的苏州蜗牛、分享通信、北京国美被通报5次,民生通讯、通信、小米科技被通报4次。

  用户申诉涉及的主要问题有用户停机争议、号码无法正常使用、投诉渠道不畅等。此外,工信部也多次约谈虚拟运营商相关企业,如在2019年两次针对部分移动转售企业垃圾信息严重扰民问题,集体约谈了小米科技、等18家公司。

  2020年12月4日,工信部就垃圾信息严重扰民问题,向长江时代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星美圣典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等三家移动转售企业分别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责令整改通知书》指出,上述三家移动转售企业在入网审核、用户和渠道管理、问题线索核查处置等方面存在明显管理漏洞,今年以来因骚扰电话等垃圾信息严重扰民问题,已被工信部书面通报,但三季度垃圾信息用户投诉情况愈发严重,群众反映强烈。

  基于以上情况,“17”号段此后也被人们称为“失控的号段”,在日常使用中每每遇到该号段,人们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挂断,该号段此前甚至被手机安全软件提示为“诈骗号码”。

  在关于170号码的论坛上,类似吐槽也可谓铺天盖地。有网友反映,不仅部分固线号码时会显示为空号,还有部分手机安全APP会自动拦截170号段号码。面对这种情况,南都记者在工信部官网部长信箱发现,不少该号段的用户呼吁虚拟运营商可以加入携号转网,但目前工信部最新的回复(2020年7月)为:移动转售用户暂不能办理携号转网。

  对于虚拟运营商“扰民”的情况,不少虚拟运营商也在采用技术手段进行管控。小米回复南都记者称,目前小米移动主要通过售前宣传,售中管控即针对不同渠道进行重点指标限制,结合公安等监管部门敏感地域信息、平台销售规则、活体认证等手段进行管控,以及售后(灵犬大数据平台)来严控骚扰诈骗情况。

  虚拟运营商的设立初衷是为打破行业垄断,作为“鲶鱼效应”注入传统三大运营商争霸的运营商市场。按照签述《通知》显示:基础电信企业给予转售企业的批发价格应低于基础电信企业同类业务平均业务单价(或套餐价格),鼓励双方企业根据市场情况及商业合同约定,及时对批发价格进行调整。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目前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的合作模式主要有三种:的“套餐转售模式”、的“资源池模式”和中国移动的“互补性模式”。基础运营商大多通过合作将流量批发给虚拟运营商零售,但同时也与虚商共同竞争电信用户市场。

  不能否认,当初虚商担当了推动流量不清零、无国内漫游费、不限流量套餐、经济国际漫游费等移动通信领域的便民先锋。但随着2015年三大运营商拉开提速降费的帷幕,使得单纯追求用户规模带来的差价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以往虚拟运营商的红利已经压缩得很厉害,虚拟运营商的存在更多是充当企业为实现其他目的的手段,比如、苏宁的号卡此前是消费送流量。

  就现状来看,至今仍存活着的虚拟运营商已难以再通过价格战与基础运营商抢占市场。南都记者了解获悉,目前三大运营商也推出了个位数保卡套餐,在正常使用中的电信、联通也有20元以下套餐,如19元全国流量王套餐含2G流量(套餐外5元/GB),100分钟语音;19元(预付费)星卡套餐含30GB App定向流量,国内通线GB/日。而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19元套餐含2GB流量(套餐外0.12元/MB),短信0.1元/条。

  2019年起虚拟运营商流量平均每GB资费大幅下降至10元以下,2020年上半年更低至4.1元/GB,首次低于基础运营商同期水平。但是,景嘉微:湖南贵以专律师事务所关于长沙景嘉微根据中国信通院日前发布的《中国信息消费发展态势报告(2020年)》显示,去年,三大运营商每GB流量费已从平均22.3元降至4.1元,减少了81.8%,传统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流量费又再一次站到同一起跑线上。在性价比差别较小的情况下,用户很难找到理由选择更有风险的虚商。

  在近日举办的“2020国际虚拟运营大会暨中国增值电信业务高峰论坛”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电信行业研究部主任张悦表示,移动转售企业面临的用户下滑、收入增长放缓,生存困境主要原因是来自于个人用户市场,“这属于饱和市场,以传统廉价的方式去争取用户市场或者争取细分市场的方式,受到很大的挤压。第二是流量业务,对于基础运营商来讲,流量优惠也是主要竞争方式,进一步压缩了虚拟运营商以廉价方式获得收入增长的空间。”

  “虚拟运营商已经‘过了那个时间’,10年前市场还不够完善,虚拟运营商的出现可以推动通讯市场的完整搅动市场。但随着提速降费,目前传统运营商的资费已很低,虚拟运营商对市场已经没有太大冲击和价值。”通讯行业专家项立刚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最后大部分虚商都会关停掉,最后预计只剩3-5家。

  不过,虚拟运营商们并没有坐以待毙。对于虚拟运营商的走向,小米方面告诉南都记者,没有打算关停。“经过这几年的经营与沉淀,国内虚商整体规模虽然还不大,但各个虚商专注细分市场,都已经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在健康的发展模式下继续打磨,虚商的市场规模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此外,在日举行的2020国际虚拟运营大会暨中国增值电信业务高峰论坛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电信行业研究部主任张悦透露,虽然受市场饱和以及规范监管的影响,移动转售用户规模和收入较2019年出现了下滑,但移动转售产业却更加健康,进入了平稳发展阶段。

  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会长苗建华则称,未来移动转售市场将进一步放开,经营主体将更趋多元,转售企业应该积极拥抱5G应用的蓝海。苗建华表示希望虚商积极探索2C、2B和国际三个市场,结合自身优势,持续不断的创新,为行业做出更多贡献。

  而用友通信总经理傅强则表示,虚商今后的发展重点在于企业级的云服务解决方案和5G物联网和5G RCS(5G消息)服务,今年这些业务将会逐步商用化。目前,用友拥有约600多万大中小微型企业客户,且行业覆盖面很广。物联网、RCS的方案经用友的云服务和软件服务赋能后推向企业客户,比以往单纯销售电话卡、转售卡会更持续,和业务关系也更紧密。